<menuitem id="ihnvk"></menuitem>
      <output id="ihnvk"><nobr id="ihnvk"></nobr></output>
      <ins id="ihnvk"><video id="ihnvk"></video></ins>

      1. <kbd id="ihnvk"></kbd>
        郵箱

        您所在的位置:

        首頁>學習平臺>正文

        三千年前中西方文明交流的見證——在陜西寶雞發現的古埃及“蜻蜓眼”

        發布日期:2023-10-18 09:21:18 閱讀量:2246

        考古研究發掘工作現場。

        與眾不同的玻璃珠

        “唰”的一聲,軍綠色的帳篷被拉開,冬日刺骨的空氣一下子涌了進來,凍得人忍不住一激靈。工作人員起身走向發掘區,被白霜覆蓋的地上延伸出一串褐色的腳印。這是2018年底的一個清晨,在陜西省寶雞市考古研究所發掘的寶雞高新區馬營鎮旭光墓地的工作現場。

        天亮得晚,此時的天空還點綴著幾顆星星,工地在遠處高樓的映襯下更顯安靜。工作人員邊走邊思索當天的發掘安排,工地發掘已持續了一個月,當天要發掘的墓葬M4位于發掘區的東端,初步判斷應為西周時期墓葬,且有豐富的陪葬品。

        還原后的串飾陪葬品。

        天漸漸大亮,清晨的寂靜被打破,工地又恢復了熱鬧。工作人員沿著事先明確的墓邊向內向下發掘,可以清晰地看到,這座墓在建造時留下的鏟印,那是三千年前人類的印記。

        太陽升到半空,坍塌的木槨和木棺露了出來,混在一起的還有人骨和各種陪葬品。

        發掘到底部,整個墓室的全貌也逐漸清晰,葬具為一棺一槨,墓主人仰身直肢,身上有大量朱砂,隨葬品眾多。

        按照以往的經驗,有如此多隨葬品的西周墓里,墓主人胸前應該有串飾隨葬。歲月無情,原本連接串飾的繩子早已朽化,細小珠子散落在泥土中,清理須更加細致小心。

        慢慢地,紅色和綠色的珠子顯露出來,在陽光的照耀下顯得熠熠生輝。除了玉珠、瑪瑙和綠松石,還有較多的白色陶珠,這些珠子大都是常見的管珠狀或桶形珠。不過,與往常不同的是,綠色的珠子里還夾雜著藍色的珠子,有的呈半透明狀,質地輕盈,表面光滑,不見瓷化紋路,似乎不是天然制品。更奇怪的是,這些形狀較為一致的藍綠珠子中間,夾雜著一個“異類”——藍色異形珠。

        馬營鎮旭光墓地出土的“蜻蜓眼”。

        這顆珠子整體呈天藍色,明顯不是綠松石的樣子,形狀也不是常見的鼓狀或柱狀,而是在一個圓鼓的主體上有三個圓形凸起,將整個珠子塑造成了一個不圓不方的異形。

        這奇怪的珠子材質非金非玉,甚至不是自然產物,其來源不禁令人疑惑起來。M4還未發掘結束,工作人員只能把疑惑暫存心底,也許后續還有新的線索。

        隨著最后一個蚌殼裝入塑封袋,M4的清理工作終于結束了。

        工作人員回到駐地,整理當天的發掘工作,從隨葬品來看,M4可能是當前為止發掘到的等級最高、隨葬品最豐富的墓葬,因而也需要更加細致的研究。

        可以判斷,M4的墓主一定有較高的社會地位,不然不會有這么多的珍貴陪葬品。根據墓主陪葬品中青銅器的組合和墓向,墓主是姬姓周人的可能性很大。墓里的金箔似乎是受到了草原文化的影響,說明墓主所屬的部族和外部有溝通,并受其影響。

        那么,那顆藍色異形珠會不會也是外來產品?

        來自古埃及的工藝

        在這里,不得不提到料珠——費昂斯的制造工藝。

        費昂斯,最早在公元前4000年左右出現在古埃及,是由石英砂、石灰石和助燃劑等混合在一起燒制而成,由于燒制溫度不高,其表面只有少量的玻璃釉層,內部為少量玻璃態物質將石英體連接在一起。

        料珠的胎體均由石英砂組成,因而區別其類別的關鍵點就在燒制時使用的助燃劑。在埃及存在大量的助燃劑——天然泡堿,其中含有較多的鈉,因而埃及的玻璃制品呈現出高鈉低鉀的特點。

        古埃及的釉砂制作方法主要有三種,直接施釉法、滲透法和風干法。

        故宮博物院與寶雞市考古研究所工作人員選取了與藍色異形珠同出的M4中部分料珠碎片,通過專業顯微鏡觀察玻璃的內部結構發現,M4出土的料珠的斷面顯微結構符合古埃及風干法上釉的料珠特點,這種制作方法是埃及費昂斯的主要制作工藝。因而,M4料珠無論從元素組成還是上釉工藝判斷,都為舶來品,與它同出且明顯不是中國傳統的藍色異形珠自然也應為古埃及制造,其身份實為“蜻蜓眼”。

        文明交流的前沿

        “蜻蜓眼”是在珠體上制造出以眼睛圖案或形狀作為裝飾的玻璃珠,其最早于公元前1500年左右出現在埃及,并在地中海周邊廣泛流行。

        寶雞旭光墓地M4時代在西周早期,比此前認為中國境內最早的新疆輪臺群巴克墓地“蜻蜓眼”玻璃珠時代更早,因此,寶雞旭光墓地出土的“蜻蜓眼”是目前我國發現最早的“蜻蜓眼”,表明早在三千年前的西周早期,寶雞的先民就與遠在北非的古埃及有文化、經濟上的交流。

        以“蜻蜓眼”為代表的中國的費昂斯都是外來的嗎?

        埃及的費昂斯因使用天然泡堿做助燃劑,為高鈉玻璃,而中國缺少這樣的天然堿,使用草木灰或硝石做助燃劑,這樣生產出的費昂斯就含有更多的鉀而非鈉,鈉鉀兩種元素誰占主導就成了判別費昂斯產地的重要標準。

        我國的費昂斯最早出現在西周早中期的北方地區,目前境內最早的費昂斯出自新疆溫泉縣阿敦喬魯遺址,因為出現時間晚于西方,且目前發現的最早費昂斯為埃及的高鈉類型,所以普遍認為我國的費昂斯受到了埃及的影響。但西周中期我國已出現了高鉀費昂斯,發展至戰國時期,我們出現了獨有的鉛鋇費昂斯和鉀鈣費昂斯,甚至“蜻蜓眼”也能獨立制造了。

        事實上,國產費昂斯的出現時間甚至可能更早,西周早期的寶雞(弓魚)國墓地出土的料珠,經檢測含有很高的鉀和銅,甚至還含有微量的鉛,這似乎預示著早在西周早期就有自產的費昂斯制品了。巧合的是,M4的斷代也為西周早期,這表明西周早期的寶雞地區,既有產自埃及的“蜻蜓眼”費昂斯,又有國產的高鉀費昂斯。由此可見,地處中原、西南、西北交會點的寶雞自古就是中西文明交流的前沿之地。(文中圖片由寶雞市考古研究所提供)

        (來源:“學習強國”寶雞學習平臺編輯部)

        編輯:李雪彤

        欧美肥老太牲交大战,东北丰满熟妇呻吟声,欧美高清一区三区在线专区,丰满人妻被公侵犯的电影中字版